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常山文學 > 散文

散文

掃 墓

文章來源:[!--befrom--]作者:周興田發布時間:2017-01-05 23:00:21字體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

岳父早與岳母仙逝,他老人家離開我們已足有三十多年了,哪時我的女兒才二歲左右。

前段時間,我的小舅打電話來,說要給父母親掃墓,問我們要不要去?是我愛人接的電話并爽快地回答了他。

2016年12月下旬,我也上路到球川一起見見多年不見的岳父母。

來到墓地,見墳頭上長了好多的雜草,小舅擼起袖子,愛人點上蠟燭,小舅母也掄起柴刀從墳頭兩邊一陣地砍。

原來答應小舅墳頭上的草由我負責清除,不想,濃密的雜草以及莖刺卻讓我望而生畏。

看著面前的三座土墳,我問起小舅,還有一座是誰的?他說是唐家太公的墳。噢,從墳碑刻字上了解到,岳父今年剛好一百歲,今天來掃墓的意義在與紀念先人,緬懷岳父母。

小舅與舅母一個小時連續清砍,原先長滿雜草的墳都已被清除。愛人分給我三支香,吩咐我點上給兩位大人叩拜,我的樣子很奉誠,看著梟梟升起的煙霧,一下子讓我想起以往的一些事。

我在球川變電所上班,有事沒事就落在岳父家里吃玩并幫做些事。岳父中等個子,不善言談,兩手長滿了老繭,笑起來倒蠻慈祥,與岳母很合得來,看他勞累的樣子,我有時也會陪他喝兩口,但沒有兩句話可說,就知道出工,偶爾帶些吃的東西分給孩子們。岳父一輩子與土地打交道,知道只有勤奮才能讓孩子們有書念有飯吃。誰不聽話,喉嚨會脹得很粗,兩個女兒都有些怕他,時間一長,我覺得人很誠哦。

岳母呢,人本份老實,勤儉持家,縫縫補補,槳洗汰物是她每天的工作任務,稍比岳父會說話,對我很好。看見我來,就馬上吩咐小舅子出門抓泥鰍。她燒得泥鰍今天仍可記得,可有味。我常在灶臺上看她燒,只見她倒入菜籽油,把火燒得很旺,與是再將泥鰍放入鍋中一陣翻扁,煎炒,又將青辣椒混炒在一起,然再倒些黃酒抓些生姜撒些鹽充入醬油等佐料,等到泥鰍入味時,只聽嘩的一聲,一臼水下鍋,蓋上,當水沸騰時又放些許蔥花,一碗香噴噴的泥鰍炒青椒在她的手上就這樣給做成了。

有時岳母沒有東西可招待我,就會想辦法炒些南瓜籽。只見她進入廚房里,不一會兒,就在你面前把圍裙一掀,嘩的一聲,將剛炒熟的瓜籽全部倒在了桌子上,此舉還挺讓人心里暖呼呼滴。

記得過年時,我每天都會賴在岳母家里吃貢面,是一種用面粉做成的絲面,很好吃,要從初一賴吃到元宵呢。外孫女來了,則更加喜歡她,變成花樣給零食吃,我怕女兒外婆惹壞了她,就會上去攔一下。但她就會兩眼白我一下,抱起我的女兒就說:“不給外孫女吃哪給誰吃?”噎得我話都說不出來,這些我都記著呢。

平時,岳母幫襯著岳父,養了四個兒子和兩個女兒,每天天還不見亮,岳父就和其它老農一樣拿著工具到他“習武”處認真地做起“功課”來。岳母則生火做飯,洗衣帶孩子。他(她)們一天一天起早貪黑,粗茶淡飯,直至把六個孩子一個個扶養成人。原想等他們長大就可以頤養天年,岳父卻由于營養跟不上,又勞累過度,突然有一天挑糞時,癱倒在地上就起不來了,昨天還好好的,今天卻?在七十五歲哪年離開了岳母和孩子們。

哪天快要臨死時,我做在岳父的床上,讓他老人家當靠背,直至幾個兒子兒媳趕來時,他才咽下了氣。

做個普通的農民其實也很不簡單。岳父一生勤耕不息,與岳母相依為命,含辛茹苦,披星戴月,把家打造成安樂窩,也很溫馨,終年沒有聽到他(她)爭吵,沒有埋怨,沒有欠債,更沒有與鄰居打鬧,和和氣氣過日子。

岳父與岳母合墓葬在一起,他們生前恩恩愛愛,和和睦睦,死后更應葬活在一塊地方。

我隨手拿過竹子將墓前的一些雜七雜八一并清掃,還用腳踢開炸爛了的炮皮子,送上鮮花,燒上紙錢,點上火炮,一陣地砰砰砰聲。過后靜下來,然后又在墳頭上用磚押上草紙,讓岳父母相互靜靜地喝酒,吃菜,不要打擾它,也讓他(她們)保佑我們兒孫茁壯成長,避災避邪!!

小舅小舅母,我和愛人四個人一起又來到相鄰太公的墳上,敬上鮮花奉上酒肉,叩拜先人。

再見了,一生幸勞的兩位老人,明年清明時節,當雜草又長在您老的墳上時,我們一定會再來清砍的,讓您們不再讓雜草來搔擾,在世一生操勞,過世不就圖個清閑吧。

吃土用土,死了還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國網供電退休員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周興田  2017年元旦

 

上一篇:挑戰江郎山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評論查看網友評論,共有 條評論

內容: (2-250個字)
奖末平分野50手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