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常山文學 > 綜合

綜合

媽媽,您在天堂還好嗎?

文章來源:[!--befrom--]作者:讓思緒飛翔發布時間:2016-12-25 18:48:13字體:

20161112

媽媽走了,到很遠的地方去了。我一直覺得媽媽還會回來的,媽媽的生命力很頑強,從98歲那年摔倒到現在已經幾次中風、抽搐,多少次病危都挺過來了,直到媽媽的骨灰出來的那一刻,我才相信媽媽真的走了,我真的沒有媽媽了。但當我一個人獨處時,媽媽的音容笑貌總是歷歷在目。這三年來,我們兄弟姐妹輪流照顧媽媽,幾乎每天24小時媽媽身邊都有兒女陪著,我們為她泡腳按摩,為她撓癢癢,為她洗臉梳頭,和她聊天,聽她嘮叨,那都是一種別樣的幸福。都說久病床前無孝子,但我是覺得陪伴的時間越久越心痛,我們慢慢的陪著媽媽一步步變老,看著從年輕一步步變老、并一步步走向衰竭的媽媽,真的特別的心痛。值得安慰的是媽媽靜靜的走了,走的很安詳,很平靜。

 

2016129

媽媽,您離開我們已經一個月了,您好嗎?見到爸爸了嗎?

媽媽,您走后我們一下子就覺得心里空落落的,多年養成的吃完晚飯回家看您、和哥哥姐姐們相聚的習慣再也無法延續了,晚上我們沒有了去向,無所適從。盡管后期的您是那樣的瘦弱,但您仍然是我們的主心骨,有您在,和哥哥姐姐相聚是一種常態。

媽媽,您的彌留之際及走后,我都沒辦法放聲痛哭,因為姐姐說:如果我們哭了,您會亂了方寸,會走錯路,到不了天堂。我也怕您到那邊受苦,所以強壓住自己,不讓自己哭出聲來,但我心里的這種悲情久久未能釋放,多想找一無人之處,來一次酣暢淋漓的痛哭。這一個月來,沒有一天不想您,想前期您陪我長大成人的點點滴滴,想后期我陪您慢慢變老的瑣瑣碎碎,60年的往事就像放電影一樣在我眼前一幕幕掠過。

我是您最小的孩子,所以您和父親都比較寵我,哥哥姐姐也都由著我,所以養成了任性、霸道的性格。記得小時候,我們一家大小的吃喝拉撒都要您打點,早晨為我們穿衣梳頭,完了洗衣做飯,從不見您有空閑時間,晚上縫縫補補到深夜,那個時候的生活條件沒法和現在比,家家衣服都會有補丁,我們家孩子多更不用說了,但您總能讓我們穿的整整齊齊,穿在外面您總是挑差不多顏色的布和線縫補,不仔細看還看不見補丁,而內衣補丁疊補丁卻幾乎找不出衣服的本色。而我卻任性的要等您一起陪我睡,而您總是哄著我想辦法讓我睡著。那個時候家家都是那種老式的馬桶,而我每次想撒尿總是要您先在馬桶上坐一坐,不管您在燒飯還是洗衣。記得有一次四哥惹我生氣,我哭了,您就氣的不吃飯,弄得大家又是勸你又是哄我,我就是這樣在您和爸爸及哥哥姐姐們的寵愛下成長。

18歲那年高中畢業了,那時還在繼續著上山下鄉的運動,而您們不讓我下放,覺得那不是我可以呆的地方,說寧愿一輩子養著我。一直到23歲下放運動結束我才有機會參加工作,記得那時我分配到芳村軸承廠,廠車在縣政府招待所接我們,早上您、三哥挑著行李、二姐拿著旅行袋一起送我去乘車,三哥和我開玩笑說:你看老媽子、丫鬟、長工一起陪著你。二姐一直把我送到廠里,鋪好床,還幫我梳了頭才回去。我長那么大幾乎沒做過家務、洗過衣服,您說:你周末回來把衣服等帶回來洗吧。剛進廠時我在磨床車間三班倒,上完夜班回家老爸會問我想吃什么?我如果說吃油條,老爸就馬上會出去買,但那時物質很匱乏,往往兜遍整個縣城也不一定能買著,有時老爸只得買一個油餅回來,如果我和您說我昨晚做夢吃蔥餅,您就會立馬出去給我買。記得又一次水開了,我說媽水開了,灌入熱水瓶是嗎?你卻說我來,你不要燙著。那天正好小云也在我們家玩,她說她聽了差點暈倒,24歲了這點事都不讓我做。我很任性,但您總是和大家說:我們家曉曉雖然任性,但都是有道理的。后來我結婚了,有了女兒璐璐,在家里吃飯您總是喜歡把璐璐喜歡的菜放在她的碗邊,我說不能這樣,會慣壞的,而您卻說:你小時候我不是也這樣寵著你的嗎?你都沒讓我慣壞。

媽媽,您的一生總是不想麻煩我們,處處在為我們考慮。記得那年爸爸走了,您已經85歲高齡,我們不放心您一個人在家,大家輪流陪您吃飯睡覺,您覺得太拖累我們,你非要去福利院,我們不同意,而您說如果你們同意過完元宵你們送我去,如果不同意年前我自己坐三輪車去,我們實在拗不過您,只得依了您。我們每到周末就接您回來,您和我們開玩笑說:你們上班了,我也上班,你們休息我也回家休息。您的性格非常的隨和,不管到哪里您都愿意和我們一起去,以至于這些年我們帶您到了許多的地方:92歲高齡還去爬長城,一些老外看見您都對您豎起大拇指說OK95歲那年去世博會您一天還參觀了8個館,我們帶著您去了很多的城市,帶著您坐飛機、軟臥、輪船、幾乎所有的交通工具。您也會和我們一起去K歌,可以陪著我們到夜里12點,您總是精力充沛。

您總是說,您喜歡待在福利院,有許多的朋友,也很聊得來。周末回家就很好。如果您聽我們勸,早幾年回家住,如果您自私一點,不要為我們考慮的太多,您就不會在98歲那年摔倒,如果沒摔倒,我想您現在還應該是談笑風生,和家人在一起喝酒碰杯燦爛的笑,和我們嘮叨著七姑姑八嫂嫂的八卦。但是沒有如果。您處處都顯示出大家閨秀的風范,愛整潔、愛干凈,盡管后期您是那樣的虛弱,但是只要您能自己能做一點力所能及的事,您還是盡量的自己做。您自己還有點力氣擦臉時,您總是非常仔細的擦,耳后根、脖子一寸都不落下。

98歲摔倒到今年101歲離開我們,差不多三年,這三年來我們每天24小時不間斷地陪著您,看著您摔成尾椎粉碎性骨折,一個月后又重新能站起來行走,幾個月后又因為中風引起抽搐以致昏迷,然后又奇跡般的恢復,那時您還可以坐著輪椅去兜風。到今年的五月份再一次的抽搐昏迷,那時開始您就沒辦法離開家了,我們多想和以前一樣,推著輪椅帶您到東明湖公園、文峰廣場等去沐浴陽光,帶著你去超市、小店買您喜歡的零食,以至于到現在看見您喜歡吃得食品總情不自禁的想買,但您再也不吃了。三年來,多少次醫院都通知我們做好準備,但您都頑強地活著,我們見證了您的頑強及配合我們堅持鍛煉的意志,但每次的傷害都使您的體質一點點走向衰落。看著您一天天衰落的身體,看著您連翻個身都需要幫忙,以至于到最后您的訴求我們都沒法理解時,那種揪心的痛到現在都無法平息。

媽媽,希望您在那邊過的幸福,永遠懷念您的女兒。

 

 

上一篇:返回列表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評論查看網友評論,共有 條評論

內容: (2-250個字)
奖末平分野50手客服